格俄

永远后悔说出去的话
愤怒好像容易传染
自以为是的正义
不过又是另一个弱者的宣言
虚弱得只剩下暴力

黄皮叶加水烧开,从头淋到脚,一年的晦气全部冲光。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这样的迷信。今年高考,唯心一次。我对不起马克思。

现在才看绝命毒师是我人生的一个缺憾

光溜溜钻进夜的黑暗
也许我还得脱掉这身衣服
脱掉我的肉
我的骨头